A Travellerspoint blog

热带人物

sunny 28 °C
View Xishuangbanna, Yunnan on minfreya's travel map.

腊月的景洪还有30多度的高温天气,光这儿就让我们惊讶不已;但景洪的“原住民”们竟然还可以捂着毛衣、毛领大衣晒太阳,这让了我们不得不热烈讨论讨论。

倚着版纳café的木栏杆,身旁树影倾倒下来,马马虎虎地挡住了些许午后的烈日。放下玻璃杯,我们尽数往来人们的“不是”。

“哇,她还穿着高领毛衣!”“怎么可能?!”“这不还有人只穿件短袖吗!…”两个小伙儿在打羽毛球,网是一把椅子。

店里,老板娘跟着一位不停喝啤酒的丹麦人认真学着英语,“你好”“hello”…

我们的讨论没有结果,天黑下来,小鱼提醒去一家看起来有意思的小店铺逛逛,我们打算最后一次购物。就着中午换上的短袖,我们上街去,混在一群拖拖鞋的青少年中。

那家小店摆了来自俄罗斯、韩国、泰国和越南的各种民族小东西,有用的、吃的和喝的。也是老板娘开店。问她从哪里进的货,怎么可以有这么多不同国家的东西,她解释因为云南嘛,离边界近。

“你们穿短袖啊!”老板娘恍然大悟,惊讶地说道,“你看,我穿的是毛衣呢,冷啊。你们不冷吗?”

我告诉她我们下午的讨论,一早就发现这很奇怪。

“景洪夏天有40多度,所以我们特别怕冷。现在对我们来说,已经很冷啦,”她下意识地把领子再往上拉高。

磨憨是云南最南边的一个小镇,与老挝接壤。我们慕名而去。

从勐腊出发,一个多小时就到了,虽然沿途要忍耐小巴的停停走走。下了车,我们就正对着边界岗亭、出入境和检疫局。拿起相机,我们拍了照片就扬长而去,装作没听见后面武警的招呼声。

商铺一个接一个地从关卡处沿坡排下去,玻璃上大都贴着换挝币的广告,还有人直接向我们走来兜售挝币。

“#.$.%.&…”,一个女子径直冲到我们面前。

“听不懂”,我呆住了,只好将就汉语告诉她。

“需要挝币吗?”她马上换了普通话问道。

“我们不需要”,我再摆摆手强调不要。她盯着我们多看了几秒,扫兴地掉头走了。

为了躲避这种麻烦,我们看中一间超市溜了进去。

收银处,胖胖的一个中年妇女站在桌后,看到我放下大袋小袋的零食,马上转身拿塑料袋。

“不用口袋,”我见状立刻提醒她。

她继续扯袋子。看来她没有听懂,我再说道:“不用口袋!”她终于把口袋丢到了一旁,“啊,你不要口袋呀。”

她胖胖的手指一边按计算器,一边把零食一袋袋地丢到一旁。

“你是中国人吗?”她忽然发问,看我的眼睛笑起来一条缝。

“我是,还是四川人呢!”我愣了愣,但还是找到了对应答案。“啊…”感叹后,她继续埋头计算价钱。

“你是中国人吗?”我脱口而出,“这儿应该有很多不是中国人吧?”为了避免前一个笨笨问题带来的尴尬,我又问道。

还好她只回答说“就是,有很多”,接着我们相对大笑,我赶快走人。

我对于勐混的记忆很深,因为前一晚我们被水从头泼到脚,身上大部分都湿透。这是传统的泼水节,只不过为了吸引游客,泼水节由一年一天变成了一年365天。

我只好穿凉鞋和薄裤一早赶路。虽然西双版纳一天大部分时间都很热,但早晚还是特别的凉快,尤其是那一天,太阳居然懒得起床,十点过了,我们却仍旧被寒气笼罩着。

在勐混下了车,十一点过,太阳也终于盼到。

勐混的星期日集市被游人热烈推荐,我们瞅着前面看起来像个市场,便一路奔过去。

好像有人在背后叫喊什么,转头看时,一个妈妈抱了孩子站在路边,看样子是冲我们在喊。

“可以帮我看看QQ吗?我不知道怎么回事,不能用了,”她很着急的样子。

我们互相看了看对方,没什么急事,可以去瞧一瞧,所以我们就跟她进了一家照相馆。

电脑在柜台后,我们绕了进去,研究电脑究竟怎么了。

趁修机的时候,店里的人和我们聊了起来。先是刚才叫我们的年轻妈妈。

“你们是哪里的人?”

“成都,”

“我也是成都的,”年轻妈妈兴奋地叫出来。

“那你说话怎么有当地口音?”

“我来这里已经几年了,有了当地口音。”

“你们现在来的不是时候,”另一个姑娘插话进来,她枕着柜台,满脸兴奋,“你们应该晚点来,傣历的二月,寺院要为男孩子们举行仪式,当和尚的仪式”。

“我是傣族的,但也穿汉服了。这里的姑娘们现在很少穿傣族服装,特别是冬天,大家都嫌太冷啦,”她哈哈笑起来,“夏天时候大家都穿裙子,很好看,上面是那种小小的背心。”

我看着她的脸,不用怀疑,她有一张少数民族的脸庞,大眼睛陷在眼眶内,鼻梁高高的,皮肤近似小麦色。

一位老妈妈端了茶杯放到我们面前,“喝茶,喝茶。”

“我刚才洗杯子的时候把杯子打烂了一个,”傣族姑娘又抢着说道,脸也跟着红了起来,“还有壶盖也敲坏了。”我们注意到壶盖上确实少了一块。

“这是我们这儿的茶,喝喝,”“给你们讲个这茶叶的故事吧。一对新婚夫妇去看望父母,父母沏茶给女婿喝。如果他们不喜欢这个女婿,就在茶里放花椒。哈哈,”她自己先大笑了起来。

“这儿是不是有寺院?”来时,我好像看到一个金黄色的建筑。

“有,就在这后面,我领你们去吧!”

“啊,不用,现在不用。”

重新装了程序,QQ可以正常使用了。我们也要离开了。

“来吃饭吧,”“就是,吃中午饭吧,”周围人七嘴八舌地说道,我们这才注意到早已被包围了。

“没关系,不用了,”我们边说边往外走。

“来吧,”“拿两个苹果去吧!”大妈径直塞到我的手里。

“啊…,谢谢啦,”我只好把苹果接过来。

“谢谢啦,谢谢,”她们一直把我们送到街上,“来吃饭呀…”她们在身后不住喊道。

景洪最后一天,我们停留在版纳café。还是同样靠近街角的位置,树阴外还是相同热烈的日光和身裹冬装的景洪人。

一个朋友从吴哥回来。她说,那里最适合恋人同看日落,很美。景洪也是一个充满浪漫的地方,在我眼里,也在那个身披暗红披肩的长发女子的眼中。

Posted by minfreya 03:27 Archived in China Tagged backpacking

Email this entryFacebookStumbleUpon

Table of contents

Be the first to comment on this entry.

This blog requires you to be a logged in member of Travellerspoint to place comments.

Enter your Travellerspoint login details below

( What's this? )

If you aren't a member of Travellerspoint yet, you can join for free.

Join Travellerspoin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