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 Travellerspoint blog

请早签证

排着队时,我最羡慕取护照的人。他们不用排队,不管什么时间到,总可以随时进去。签证处的铁门为他们敞开。剩下我们一溜儿继续排队。
第一次申请签证,我恨透了这种待遇,但当时没空考虑这些感觉。

为了摸清位置,我到北京的下午就去使馆区走了一趟。地址很清楚,但由于使馆区很大,纵横几条街,我走了很长时间,还问了几次路才找到。我的步行全程在站岗武警的注视下完成,这让我更想快些找到瑞典大使馆。在使馆签证处,我问了值勤的武警早上什么时候到这儿最好。
“8点吧,”一个说道。

“8点晚了,现在签证的人很多。昨天有人7点没到就来了,”另一个反驳道。

我自然惊讶不已,可只有一个念头生成,就是一定要抢在其他人前面到这儿。

从我住的青年旅馆到大使馆,快走的话大概25分钟。我设好了闹钟,算好时间,应该早上5点起床。

第二天仍然漆黑的早上,我背包上路了。路灯昏黄得有时只能靠脚的感觉探路。三里屯全是酒味儿,令人反胃。我加快步伐。

再走下去就是使馆区了,每个门口都有站岗的武警。虽然他们武装了枪支,但反而安慰了我“怦怦”直跳的心。看起来他们比我更紧张。我听到旁边的步话机里传来“嗡嗡”的声音,接着一束手电光照过来。我转过脸盯着那束光时,它又挪走了。想来他们应该早就习惯了和我一样的匆忙路人。

到了瑞典使馆签证厅门口,拉起了警戒线,旁边站着一个武警。我挪到离他一米远的地方站好。他扭过头来看了看我,我没有打算移动,他又转回去继续盯住前方。

开始下雨了。“糟糕的天气”,但我连这儿也想到了,拿出雨伞撑开。

另一个武警走过来,后面跟着两个,走向站岗的武警。我想他一定是个长官级的人物,走路的姿态与其他的不一样。

“去拿雨衣穿上,”声音虽然不大,但听出来不是命令,只是建议。

“不用,这么小的雨,”那个武警一点不介意他的外套被打湿。

长官没再说话,带着另外两个继续巡逻。

天放亮了,雨也渐渐停了。自行车道上开始有人跑步。自行车也多了起来。一对中年夫妇朝我走来。

“这是瑞典使馆吗?”他们需要进一步确认。武警点点头,然后对着我说:“去排队,你是第一个。”听了我赶忙蹿到正对铁门的警戒线处,担心第一的位置被抢了去。武警也迈到那里,拉开警戒线进去,然后转身立正在我正前方。

夫妇俩走到我后面排好。

“你是住哪儿的?我们还以为很早呢!”“我们就住这附近,30块一晚,只要离使馆近就好了,”虽然没有排到第一,他们还是很高兴。
一辆车慢慢停在街边。下了车,他跑过来,手里还提着早饭。

“是这儿排队吗?”他看看我们问道。

“是,排队呢,”夫妇俩热情地接过话茬。

“我是为一个朋友排队来着。车可以停这儿吗?有停车场吗?”他问武警。

“有,在天桥下。”

“我是第三个吧,帮我排着,谢谢啦,”他提醒道。

黑牌照的使馆车也出现在街上。先看到一车的小孩子过去,再是一车的黑皮肤、穿着白色校服的青少年们过去,还有独自开着小车的过去。
“什么时候才开门呀!”即使车子一辆接一辆的开进使馆区,我还在等,而且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。

队伍不知不觉地排长了起来。

穿着灰色大衣的警卫来了。我终于感到我的漫长煎熬要结束了。

可他原来也和我一样等着“放人”的时刻来到。9.30,他伸手拉门,门锁着。“奇怪了,怎么还没开门?”连他也按捺不住。

他按了对讲系统。“15分钟以后,”与里面的人通话完毕后,他告诉武警。我又泄了气。“等吧,”现在仅剩这个念头。

身后其他人听来比我轻松很多,他们交换着彼此签证的成功经验。

“我已经去过瑞典了,这是第二次了。我签的是商务签证,应该没有什么问题。”说话的人穿着一件到膝盖的黑色呢子大衣,手里提着黑色公文包。

“我们是去看女儿,她在那里上学,”中年夫妇连眼神都充满了幸福,“我们已经去过几次啦。”

“这么多人,他们都会办理吗?”

“签证处订了新规矩。只要早上11.30之前来的人都给办理。”

这个消息对我没什么作用。第二次签证时我还是早到,只比第一次晚点儿,但还是第一。

“这比意大利使馆签证好多了。我上个星期在那儿排队,晚上就去了。排了一百多个人。”

这又安慰了我。我们这条队伍也不过就二十多个人,而且我也没有彻夜排队。

终于,轮到我了。一进铁门,我加快步伐,跳上楼梯,推开两道门,到了大厅里。里面看起来跟银行差不多,拿号再排队。这次比较舒适,可以坐下来等。窗口上方显示以A或B打头的号码。

就几分钟,我的申请受理了。

“等大使馆通知吧。5个工作日后,可以打电话询问,”窗口里的工作人员不动声色地传达指示。

“哎…,”我长吁一口气。从起床到看着材料被收拾起来这4个多小时后,我开始了为期一周的更漫长等待。宣判日期应该早些,甚至就应该在递申请当时。我想着人们评价的美国大使馆“立即死亡或签证”的作法,嫉妒。

没有等到一周,我就接到了电话告知“你的签证拒签了”。那头,她的声音很平静,显然对她来说,这样的告知不过是千万次中的一次。
我却比想像中坚强,一次不行,再签第二次。

第二次签到了,却耗时一个多月。

再次回到大使馆取签证。8.30,我准时到了签证处。又看到了熟悉的队伍。不同的是,我也可以交换成功经验了。

“签到了?”

“签到了!”

我顺着警卫让开的位置推开铁门进去。

“我拿到了,”几分钟工夫我出来了。

“太好了,”每个人都激动起来,连警卫也是。

“快去机场吧,”有人喊道,“有车了!”一辆出租车开了过来。

“啊,就是,就是。谢谢了,下次见!”我把背包扔上肩,边谢边跑了出去。

什么时候再签第三次呢?很快吧。我不再担心被拒签,但还是不能晚到,真郁闷。

Posted by minfreya 04:06 Archived in China Tagged preparation

Email this entryFacebookStumbleUpon

Table of contents

Be the first to comment on this entry.

This blog requires you to be a logged in member of Travellerspoint to place comments.

Enter your Travellerspoint login details below

( What's this? )

If you aren't a member of Travellerspoint yet, you can join for free.

Join Travellerspoint